最男人最时尚的的男人网站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情感 > 两性生活>   正文

海上明月共潮生,今生我在你身边不离不弃

江潮生在酒吧找到胥明月时她已经喝得烂醉,他疾步上前冷着脸赶着那骚扰她的男人,扶起她往门外走。胥明月在迷迷糊糊间看见他,酡红的小脸上泛起一丝笑意:“你来啦,我好想你。

 江潮生在酒吧找到胥明月时她已经喝得烂醉,他疾步上前冷着脸赶着那骚扰她的男人,扶起她往门外走。胥明月在迷迷糊糊间看见他,酡红的小脸上泛起一丝笑意:“你来啦,我好想你。”他深沉地看了她一眼,将她公主抱起,她笑嘻嘻地搂住他的脖颈,凑近他的耳廓,幽幽地说:“江潮生,我觉得我们好配哦……”江潮生没理她,又听她笑着说:“海上明月共潮生,你说呢?”温热的呼吸打在他的耳廓,他心头一紧。

 海上明月共潮生
海上明月共潮生

低头一看,胥明月却已经呼呼地睡过去了,娇媚的小脸上满是稚气,安安静静的。江潮生笑了一下,叹口气将她抱紧,开车回了她的公寓,从她包里摸出钥匙将门打开,小心翼翼地将她放在床上。暖黄的灯光笼罩,她睡得不安分,口中嘟囔着什么,江潮生凑近一听,她说:“潮生,我们私奔吧……”江潮生哑然失笑,笑过之后又是一阵苦涩。迟疑着伸手摸摸她的脸,江潮生哑着声音说:“明月,晚安。”

 

看着她熟睡过去,江潮生离开时已经是后半夜了,他开车开到江边,摇下车窗,拿出许久未动过的烟,点燃他的忧愁。江边的风很大,冰凉钻入袖口,他却毫不在意。直到天边露出光亮,江潮生才离开,他直接去了公司,仿佛不知疲倦,开始一天的工作。而胥明月睁开眼看见那熟悉的天花板时有些呆滞,她坐起身,努力搜寻着昨晚的记忆,江潮生的脸跃入脑海,她连忙拿手机拨过去,得到的却是忙音。

海上明月共潮生
海上明月共潮生 

胥明月自嘲一笑,或许她只是在做梦吧,又或许是在自作多情了。揉揉微痛的脑袋,胥明月起床收拾之后便直接去了学校。她在东大任教,上班一整天都心神不宁的。下午时接到母亲的电话,说家里有客人要她回家吃饭,胥明月秒懂,母亲这又是在变相安排相亲了。若是从前,她会拒绝的,可这次她只是犹豫几许后便答应了。下班之后,胥明月什么都没装扮便直接回了家。

 

果然是相亲,对方是母亲朋友的儿子,出身豪门,归国才子,彬彬有礼,笑容温和,也很喜欢胥明月的样子,可她就是偏偏半点兴趣都无。对方问一句她答一句,跟她父母哥哥倒是相谈甚欢。勉强应付完这场饭局,胥明月早早地回房间休息,敷着面膜躺在床上,哥哥胥阳敲门进来,明月哼笑说:“哥,又来做说客?”胥阳看着妹妹,沉声道:“你还想着江潮生?”明月呆了一下,没回答。

关键字: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