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男人最时尚的的男人网站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情感 > 婚外情>   正文

旧情人,我终于可以不再爱你了,过去已经过去了

“听说,你要结婚了?”薛鹿脱了鞋子,窝在沙发上,右手夹着烟,状似漫不经心地问着面前的方圆。方圆一张脸很是素净,表情总是淡淡的,仿佛没有什么太多余的情绪。她的眼神落

 “听说,你要结婚了?”薛鹿脱了鞋子,窝在沙发上,右手夹着烟,状似漫不经心地问着面前的方圆。方圆一张脸很是素净,表情总是淡淡的,仿佛没有什么太多余的情绪。她的眼神落到窗边的绿植上,轻声说:“是大学同学,还不错的一个男人。”薛鹿的眼神在那一瞬间几乎结成了冰,她吐出烟雾,突然笑出声来,妖艳覆盖下,悲伤在悄悄聚集。“那就,祝你幸福咯。”薛鹿笑着说,心头却在默念,方圆,我终于可以不再爱你了。

 我终于可以不再爱你了
我终于可以不再爱你了

   方圆的视线落到薛鹿身上,点头说:“谢谢。”她语气中倒有几分真诚,片刻之后又问:“要来吗?”薛鹿自嘲地笑:“何必呢,下个星期我就去意大利了,以后,或许不回来了。”方圆噢了一声,很好地收敛住了眼中忧郁的情绪。她站起身,歪着头,冲薛鹿笑笑,跟十七岁时一样,她说:“再见,薛鹿,我走了。”薛鹿将烟头熄灭,抬眼望着她,轻轻嗯了一声,曼声道:“慢走,不送。”她还窝在沙发上,看着方圆离开的背影,突然觉得冷,她找不到怀抱,只能裹紧披肩。

 

   回首跟方圆的这十年,不长也不短,像白昼,也像黑夜。薛鹿是在十七岁那年,遇见方圆的。彼时她刚刚转到新的学校,一脸的生人勿近,同学们都对她指指点点,仅仅是因为传言说她生活不检点。面对这些谣言,薛鹿一脸无所谓,天知道谁不检点,她可还是个初吻都在的女孩啊。不过无所谓,十七岁的薛鹿,不喜交际,冷漠得像块石头,独来独往,也艳光四射。方圆跟薛鹿不一样,性格内敛,人缘却很好,好巧不巧,在薛鹿转来一个星期后,成了她的同桌。

我终于可以不再爱你了
我终于可以不再爱你了 

   如果说薛鹿是焰火,那么方圆便是寒冰,她像一块冰,冷却清澈,然而冰与火的交织,往往好像只能是受伤。方圆长着一张很符合薛鹿审美的脸,她做她的同桌,她不反感,却也不热络。然而方圆却主动靠近了,从未相遇的两个极点,吸引力往往更强。午休的时候,薛鹿懒散地翻着手中的原文诗集,金色的阳光洒进来,给她的侧脸镀上一层圣光,她敏感地感觉到了方圆的视线,偏过头,看着她挑眉问:“怎么了?”方圆从椅子下捡出个本子递给她,说:“你的,掉下来了。”

 

   薛鹿伸手接过,慢吞吞地说:“哦,谢谢。”方圆还是盯着她,两个人靠得很近,她都可以看清楚她脸上细微的绒毛。薛鹿不喜欢别人盯着她看,于是皱着眉问:“还有事吗?”方圆突然笑了一下,轻声说:“你画得很好看。”薛鹿那个本子里,画的都是赤裸的女性身躯,画工一流。她听见方圆的话,莫名其妙心里挺舒心的,毕竟被夸了,她说:“嗯,谢谢。”方圆还不罢休:“你需要模特吗?”

为您推荐